物联网时代,健康管理服务的“互联网思维”

Data:2015-04-02

        在移动互联时代,医院数据的分享和即时推送由单向变为双向,过去互联网技术主要用于为医生提供技术支撑,而现在强调在医生及医学技术人员服务过程中对其行为进行采集、归纳和总结;同时,移动医疗体系可在第三方健康管理知识库的基础上对医疗行为作出及时的判断,并在不同终端上提供诊断决策树支持,这使得诊断的客观性及准确性得到大大提高;甚至运用“智能分诊系统”,用户可以在决定就诊前,通过在线分诊系统结合历史数据库,决定就医的“轻、重、缓、急”,乃至分科的判断。在中国,估计仅“智能分诊”就可避免大约1/3的无意义就诊,当然,前提是基于科学的分诊决策树技术。

一、健康管理服务的“互联网思维”

        借助互联网技术的这几个新趋势,健康管理获得了新的发展空间。基于预防医学的健康管理的事前机制和行为干预,对于目前占归因死亡率和归因医疗费用约80%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理论作用毋庸置疑,但是长期以来囿于技术手段的不成熟,无法真正起到对民众健康服务的主导作用。如今得益于移动健康监测和大数据及云计算等新技术,能够有效在慢病诊断前发现高风险期并即时干预和挽回。坐在电脑桌前进行健康测评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一部智能手机就能完成绝大部分的健康数据收集。得益于此,以往或许一年才有一次的体检,如今随时都能开展。而借助智能手机以及穿戴式设备,无论是跑步还是走路,甚至是睡眠中,动态血压、血糖、血氧、心率、体温、心电等生命指标的采集无时不刻都可以进行。这也使得健康管理终于可以走入慢性病监控领域,通过其三大技术借助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提升,真正做到“避免慢病戴帽或恶化”,从而根本性的降低人的患病风险。

1、管理式医疗:大数据降低误诊率和无效就诊

       美国行业认为其临床诊断和治疗方案存在“瑕疵”的比例大约在30-50%。在中国,不同来源的估计“误诊率”在50-90%,临床诊治本身的有效性堪虞,其原因大致几种:一是,询证医学没有真正成为医疗行为的基础,实践中充斥大量的主观性强的C类证据;二是,分诊不严谨,草率进入专科诊治阶段;健康信息与医疗信息隔阂,医疗行为缺乏数据证据;三是,“西医中医化”,医生倾向于满足患者不切实际的期待的行医行为,等等。

        管理式医疗(Managed Care)作为健康管理的第一代技术起源于大约70年前的美国,通过规范医疗行为和打破医疗专业信息不对称的诸多手段,达到合理诊治和控制医疗滥用的目的。管理式医疗的询证医学决策树是基于长期队列以及对照数据中发现的知识,在过去,知识的积累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管理式医疗对于现实诊治行为的指导和干预最好是前摄性的实时干预,在过去,只能是事后审核或是基于PC的知识辅助。

二、移动互联分散即时特性前所未有,“健康风险诊断”突破“疾病诊断”具有现实意义

        通过对互联网技术发展的观察,不难发现其几大趋势。首先是传统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化,即互联网发展自身的变化。第二是由web2.0时代强调分布式存储、大数据后台等等向要求即时产生信息推送的转化,开始强调知识产生的即时性。第三,是从人上网向物也上网的转化,对人有服务作用物也开始被连接上网,即所谓“Web of things”。物与人有机结合,人成为其中的节点,而不再一定是数据出发点。总之,互联网正在变得越来越分散、即时和便携,这也使得许多不可能成为可能。

         在疾病治疗时代的健康服务,把人分为2类:“有病”和“没病”。“有病”人群大约占4%-8%,“临床医学”把这类人又分成大约10800种“疾病诊断”;同时,另一类人(“没病”)就是一种。这种基于百年前急性病高发时代的“疾病诊断”体系,严重滞后时代发展。然而,在慢性非传染性疾病(以下简称“慢性病”)成为人类健康主要问题的今天,健康管理的“健康风险诊断”体系把人的健康风险类别分成2千多万乃至数亿种,这决定了在“疾病诊断”之前就可以进行有效干预。人的健康状况处于持续变化中,“健康风险诊断”依赖于持续的健康数据收集和即时判断。在过去,缺乏信息技术手段的“健康风险诊断”体系限于操作性,其有效性甚至难以赶上基于症状主诉的“疾病诊断”体系;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分散、即时特性,将带来“健康风险诊断”体系的突破。

        互联网技术依然是全球范围内最具创新性的技术,在不同行业迸发着活力。随着人们对健康的愈发重视,互联网新技术在与健康管理的结合中,亦呈现巨大发展潜力:移动健康和移动医疗走入越来越多人的视野,各类穿戴式设备爆发式出现。2014年也因此被称作“移动医疗元年”。以移动健康和移动医疗为代表,渗透着穿戴设备的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势必将会系统性地支撑健康管理服务超越传统医疗服务对于人的价值,迎来“移动健康管理”时代。

Back ]